您当前位置:昌泰公司 >> 企业文化 >> 文学天地 >> 浏览文章

文学天地

吉安北收费站李春萍父爱无声
来源:昌泰公司党群部  作者:李春萍  录入者:admin  日期:2017年06月21日


    曾经总是想写一些关于父亲的文字,可是一个又一个的父亲节悄然滑过,终是没能落笔。心中涌起万千思绪,却不知该从何处说起!
    孩童时期,父亲总是不苟言笑,对我也很严厉!由于工作原因,父亲少有在家,但他对我的功课却并未放松过,每次回家都要抽空检查。记得二年级的某个傍晚,父亲回家后便让我把作业给他,他翻着我的数学作业,脸色越来越难看,最后“啪”的一声把书丢在桌子上,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记耳光,父亲咆哮道:“你读的什么书,一道题都没有算对,一天到晚就是玩,哪有点学生的样子,如果不想读就不要读!”我又惊又惧,捂着浮起掌印的脸低头哭泣,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。也许是因为害怕,也许是害怕过后的恍然醒悟,成绩一直吊尾的我没过多久就挤进了班级前十,而父亲的这记耳光也深深的印在脑海。
    我不知道你们在童年时期有没有做过“偷鸡摸狗”的事情,反正我是有,并为此付出了代价!记得那是红薯丰收的季节,父亲母亲出去干农活了,哥哥、表弟和我留守在家,我们在院子里玩累了便想着弄点吃的,可是弄什么呢?我们眼睛转了一圈便瞄准了院子外面堂嫂家种的白心红薯,这种红薯烤着粉粉的非常好吃,我们便偷偷的去挖了一些。中午父亲母亲回来看到我们没有吃完的红薯便责问哪里来的,我们支支吾吾说出实情,父亲听了勃然大怒,拿起一旁的竹棍就往我们身抽打并说道“这么小就会偷东西了,以后长大那还了得,与其长大了丢人现眼还不如现在打死你们”。如果不是母亲在一旁劝拦,我想我们真的会去掉半条命,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有半分偷盗心思。这是父亲第二次打我,也是最后一次。
    身为女生的我小时候并没有女生该有的乖巧听话,有次下大雨母亲有急事要去集市,但下着大雨并不方便带上我,她便交代我留在家里,等她回来会给我带好吃的饼干,我一听有好吃的便满口答应了。可母亲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跑到小伙伴家里去玩,结果在过吊楼的木桥时打滑摔了下去,尖锐的石子划破了眼角。母亲回来看到满脸是血的我,吓的眼泪直流,冒着大雨赶紧把我送往医院并托人去找父亲。由于伤口离眼睛太近,尽管母亲苦苦哀求但医院也不敢处理。万般无奈的母亲只好把我抱回家小心翼翼地给我处理伤口。父亲匆忙赶回来时母亲已把我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了,只剩下那时不时往外冒血的伤口。父亲从母亲手里抱过我,一边颤抖着双手替我处理伤口,一边严厉的批评我到处乱跑,说着如果眼睛瞎了那就活该的风凉话,甚至扬言再有下次就打断我的腿……
    我就这样在父亲无尽的批评、责备中长大,年少的我总觉得父亲一点也不爱我,因为他从没有和颜悦色的和我说过一句话,更别说其他温柔的关怀。他对我总是那么严厉,严厉到我的整个学生时期都没能和朋友出去好好的玩上一天、没能轻松愉快的看会电视,甚至睡个懒觉都是奢侈品……我对父亲充满了怨言,只是屈于他的威严不敢作声。高考后我觉得终于有机会出口“恶气”了,父亲再三叮嘱第一志愿必需报考井冈山师范,在他看来老师是份体面又轻松的工作,而且那所学校离家又很近。而我却根本不理解他的苦心,为了报复他多年来的苛责便随手填了一个学校。我暗自窃喜着终于赢了一回,即使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招来父亲更多的责备,我亦毫无悔意。
    慢慢地长大了、懂事了,也渐渐的体会到了父亲的用心良苦。天下哪有不爱孩子的父亲,他那声声的责备是期盼着我能上进做个有用的人,他挥下的棍棒是想让我明白做人的道理,他那带着威胁的风凉话语也只是怪我不珍惜身体让自己受伤了,这里都隐藏了父亲深深的爱……
    父爱是默默付出悄然无声的,不像母爱那么善于表达,且来的那么浓郁,也许很多时候你根本感觉不到,甚至误解,但是,父爱却一直陪伴在身边,如影随行。父亲节到了,我要对父亲说声:节日快乐!还有就是谢谢您,女儿爱您!!
编辑: 编审:胡昶华
分享按钮